头图加载中...

loading

尘埃与菩提,尼泊尔的幻境

  • 出发时间/2017-09-15
  • 出行天数/30 天
  • 人物/带孩子

尼泊尔 的缘分大概要追溯到7年前了,
那是2012年离开职场开始独自背包旅行,
计划之外的决定去了珠峰,
却错过了从 樟木 口岸前往 尼泊尔

后来这个背包客天堂的国度,
便在我的旅行List里面一直保留着却始终没有踏足,
就是想着待再次回到 西藏 可以走边境线陆路过去,
弥补当年的遗憾。

之后的这些年生活方式和内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愈发 平和 却始终没有停下脚步,
若是放在以前,
可能我也会觉得带小问子一起去 西藏 会是待到他5、6岁以后,
现如今很多决定常常令我都仿佛像看电影一般的置身一旁看自己,
打碎自我再重装成了一种常态。

于是这一天到来的很突然与惊喜却并不意外。
尼泊尔 的异域同样是行前期待中的一部分,
加德满都 的尘埃,
博卡拉 的菩提,
填满了我对这个国度的记忆,
最终足足待到了签证超期差点被海关扣留。

与其说我们是在 尼泊尔 这样一个很多同胞已经踏足并不小众的国度旅行,
倒不如说是“旅居”更为恰当,
我们的 尼泊尔
没有登山没有EBC,
有的是一段诗酒田园的生活。

新年列出游记目录的那一刻,
我写下这样的感言:
“一开始写这个系列游记的初衷,
是记录问问小朋友的每段旅程,
即便来日待他记忆模糊也无所谓
待他长大后,
仍能在字里行间与照片里领略妈妈带他旅行的所感追寻他的回忆。”

记住的故事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淡忘,
值得记录的回忆依然会在鲜活的文字里留存。

故事开始之前,
来一段视频抢先看

中尼边境穿越记

我们抵达 尼泊尔 的方式不是乘坐飞机从空域穿过喜马拉雅山脉,
而是从 西藏拉萨 乘坐小巴翻越4、5000米海拔的群山抵达中尼 吉隆 口岸,
再从口岸换乘 尼泊尔 的车,
颠簸10个多小时比搓衣板还搓衣板的路至 加德满都

行前问过所有走过这条路的伙伴,
给到的建议几乎无不例外的都在说太遭罪让我选择飞机。

Seven说:“谁选择走陆路到 尼泊尔 ,都是脑子有问题”
兔爷说:“路况极其恶劣,你还是选别的方式吧”
阿康说:“这条线非常Hard”
美朵说:“我觉得你带小问子这么走有点够呛”

那一刻我默默合上手机望着 拉萨 窗外大片的云朵。
又转身看到在一旁玩耍的问问,我蹲下身子问他:
👩:问问,我们今天就要去 尼泊尔 了,但是路上会非常非常辛苦,你怕吗?
👶:不怕
👩:我们要坐一天一夜的车,而且路很颠,真的不怕吗
👶:我不怕的,妈妈,妈妈你害怕吗?
👩:妈妈不怕啊,妈妈只担心你
👶:妈妈你别担心,我很勇敢的

过去一个人的时候,
总能没有太多犹豫担忧,
一个女人啊,
不过是转变了身份角色,
便多了一个甜蜜的软肋——孩子。

每每这时,
涛先生总会站出来力挺给到我坚定,
他觉得大人能耐受的辛苦,
小孩子同样也可以,
这一点不得不说在孩子的成长历程里,
父亲与母亲的角色同样重要。

我们提早在 拉萨 办好了 尼泊尔 签证,
跟签证中心外拉客的拼车司机定好了隔天两大一小的车座,

小巴从 拉萨 下午出发,
第二天上午才能到尼日口岸,
司机提前已经给到我们心里准备说要经历4、5000米的海拔。

睡着,
会让身体能感知到的痛苦和难熬要少一点。
可那夜只有我一个人没有合眼,
至今都记得窗外的星星又大又多、夜幕璀璨,
肉眼便能清晰的看见银河,
洁白的月光照亮湖面,
又映出平静的倒影。

顾不上颠簸和身体长时间处于一种姿势的酸疼,
就那样紧紧的抱着在怀里酣睡的问问,
紧张他每一次的翻身和哼语,
一刻都不敢闭眼松懈。

边境线果真风景如世外 桃源
飞流直下的瀑布就在眼前,
云雾缭绕着路面与群山如同驶入仙境,
虽说全车人身体状态都不太好,
大家还是忍不住停下来拍照。

好在我跟小问子一直没有高反和晕车,
有点佩服自己耐瞌睡的潜质了,
记得5年前去珠峰也是差不多三天两晚没怎么合眼。
但其实此时更佩服的应该是小问子一切 都安 好。
感动这个小小生命的顽强,
或许从抱在怀里开始便跟着我们在条件艰苦的地方翻山越岭旅行,
令他身体的适应和耐受能力更强了,
又或许懵懂无知的他眼中,
妈妈的怀抱,便是世界上最安稳的港湾。

吉隆 是个很小的镇子,
我们抵达的时候时间尚早,
通关的口岸还没有到上班时间,
于是司机将我们在一家旅店门口放下,
说可以在主人家客厅休息,
晚些时候来接我们过去。

大家分头各自去找早餐吃,
开门的店并不多,
我们入了一家门口摆着蒸笼冒着热气的早餐店,
叫了一笼包子和清粥小菜,
折腾了半天一夜,
没有比此时喝上一碗热粥更令人暖心暖胃的了,
更何况还有桌角一小罐红通通的辣椒油,
蘸着白乎乎的包子入口,
简单却无比满足。

抬头见邻桌一个戴眼镜的姑娘,
正是与我们同车从 拉萨 一起过的坐在司机副驾驶的妹子,
只是一路大家身体都不是很舒服还没有心交谈过。
而我素来比较被动慢热不擅长寒暄。
不过她乍见也是那种不太屑于过多讲话的人。

小问子吃的慢我们便坐着等他,
没想到姑娘起身直接把我们这一桌的早餐也一起结账了。
这女子名叫 温莎 ,是 温州 人,
因为关系交好的哥哥在 拉萨 暂居做些买卖,
才来到 西藏 小住顺路就近来一下 尼泊尔

此前对 温州 人的印象只是,
“生意世家”“说话如同外星人完全听不懂”
后来熟络了之后才知道,
穿着背带裤齐耳短发学生模样的 温莎
早已是比小问子还大好几岁的孩子的妈妈。

除了 温莎 之外
我们这一车还有个一直戴着墨镜的总是看起来酷酷的幼儿外语老师肖雪,
一个一直背着单反穿着格子外套的 南京 姑娘姗姗,
还有一个至今都不知道修行何方不知其法号的真道士。

不是一个旅行偏爱结伴的人,
但每一次阴差阳错在路上相遇同行过一段的人都尤为印象深刻。
吉隆 口岸至 加德满都
我们需要乘坐更为耐恶劣地面条件的 印度 TATA . SUV前往。

放眼望去,
车比游客还要多,
看到一辆还比较新的车,
还没走近便有一个商人模样的男人上前来招呼,
是个 中国 人却没有还价的余地,
这也就罢了,
没想到最终来开车的司机并不是他,
而是个极其羞涩的皮肤黝黑 尼泊尔 男孩。
看起来不大但是车技一流特别稳,
只是这一趟冒险的行程,
怕是最终他自己拿到手的酬劳也是相对微薄的吧。

司机将我们所有人的行李都扔到了汽车顶架上,
包括我那28寸的大箱子和65升的背包,
竟没有任何的捆绑和防护,
真的不怕万一一个急刹车行李被甩出掉下悬崖吗,额~
而且那一路颠簸不止,
夸张的时候尘土飞扬到能见度仅有几米,
最后那个箱包上的黏的灰,
跟在泥塘里滚过一样哈哈。

而更让我们没脾气的事情还在后面,
这一路大大小小的检查站有很多,
说 “安检站” 都有点太委婉了,
叫“野外安检台”应该更为恰当

铺了几层灰的一张木桌敞亮的立在马路边,
每一件大小行李都要开箱逐个检查物品。
一间矮小的用防雨布和木棍撑起的小棚子,
由女检官给女士检查随身佩戴。
等所有的流程结束,
不但要费劲的各种东西塞回箱包,
还要使出洪荒之力把它们扛上汽车顶架。

这个真的行前没有人给过我提醒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哈哈。
与此相比 新西兰 的安检算啥,
经历过那次 尼泊尔 边境几乎每隔几公里就有一处这般无比折腾的检查。
我觉得全世界的安检我都不会嫌麻烦

不过不知者无畏确实一点都没错,
知道的越少顾虑也越少,
前行的魄力便越大吧

若非因为公共交通太麻烦,
我们又带着孩子,
真想一路坐车一路停、多耗费几日在这段路上。
在我看来,边境到 加德满都 的这一程,
胜过我在 尼泊尔 境内所见的任何美景。

未经开发的自然流淌的瀑布和清澈的溪水。
奇观异景的远山和峡谷,
甚至还看到了久违的萤火虫。
长居道路两旁的村民,
停下手中的活计驻足目送每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
也许对他们来说,
我们这些匆匆过客为他们带来了的是“外面的世界”

原本8小时的行程足足开了有12个小时,
难怪此前走过这段路的朋友都劝我放弃,
但是……那段体验,
经历一次一生难忘,
而小问子呢,
似乎竟然喜欢那种颠簸的感觉,
从小就是睡渣的他,
大概是摇晃的环境很想摇篮他竟乖乖睡了一觉又一觉,
醒着的时候更是觉得一上一下很像过山车的咯咯笑,
难怪去迪士尼那些我这老母亲都尖叫的项目,
他却玩了一遍又一遍。

不得不说,
人的适应能力、耐受力和生存能力正是在这样一次次无下限的艰苦里被修炼。
孩子也一样,
他也在像野外的植物一样经历着与被考验着。

我们要做的,
是让自己变的能力与能量更强、付出比独自行走时更多的心力来随时随地护他周全,
除此之外要做的,
便是默默的守护,
顺由自然去将他打磨成一个顶天立地的个体。

不知在黑夜里行进了多久,
司机小哥终于开车进了市区,
在一家 中国 餐厅门口将我们放下。
说是说市区,
加德满都 这样一个国家的首都啊,
即便是在晚上11点,
也能依稀可见四处乱糟糟的模样,
似乎跟几年前我的朋友外墙来过之后跟我描述的场景差不多。

而就在时隔两年之后的最近,
当我在朋友圈看到白宇近日在 尼泊尔 街头拍摄的vlog,
也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同行的车友都提前联系好了住宿,
温莎 跟哥哥去找朋友,
姗姗去住青旅床位,
肖雪有两个闺蜜已经提前到了加都早早便在旅店等她了。

没有手机网络,
眼看着时间太晚,
便就近找了一家看起来还挺整洁的旅店先安顿下。
小问子瞬间恢复的精神,
一进房间便爬到床上蹦哒了起来。

将近两天两夜奔波,
此时饥肠辘辘的感觉反倒胜过身体的疲惫和双腿的酸胀。
已经没有气力再外出寻找宵夜,
还好随身带了电煮锅和些许干粮,
翻出仅有的几包泡面可一想到后面还有3个多月漂泊的行程,
想想还是改日再犒劳 中国 胃吧。
其实后来才知道 尼泊尔 有很多口味正宗的 中国 餐厅和 中国 超市非常方便。

煮了一锅清汤面,
可即便如此,
一碗热腾腾烫嘴的热汤下肚,
还是觉得超级满足。

每每这种时刻,
身体经历过炼狱,反倒精神降临在天堂,
那也是最接近幸福感的时刻,
有热面可吃,有软床可依,有热水可以沐浴,
而最最重要的是,
我们三个人依然欢声笑语的相拥在一起。

加德满都租个“家”

早上睡到自然醒,
温度暖暖的着实让人心情大好,
喜马拉雅山脉的阻隔,
西藏尼泊尔 的气候产生着天壤的差别 。

背上小包出门而没有扛相机,
这是我们每到一座城市心照不宣的节奏,
先只用带上眼睛尽情去觉察周遭的陌生与惊喜,
没有目的地,不担心迷失,不用掐着时间去计算回程。

昨天的旅店因为半夜到的太晚临时找来落脚,
想着住两晚休息一下再换个地方常住。
就在这第二天上午我们背着小问子瞎逛,
逛吃逛吃竟误入了一条小巷,
跟加都大部分小巷都昏暗脏乱不同的是,
这条巷子全都是白墙红瓦的小洋楼,
几乎每家都有个小院,
两边茂密的树木,
墙头悄悄探出头来的花朵。

一个小坡的间隔而已,
外面是车来车往尘土飞扬的喧嚣马路,
上坡一个转角进来,
竟还有这样的一片静谧之地。

我们远远看到巷子的尽头有个很小的牌子上写了HOTEL。
便立马像发现宝藏一样奔过去。
老板娘是个看起来非常知性的大姐,
很热情的迎接我们,
不知是否因为淡季的原因几乎没有什么住客,
房间不但干净亮堂,看起来还很新,
窗外正对着邻居家有着茂密树荫的大院。
可谓是闹中取静了,虽然不是民宿,却有一种家的感觉。

房东很喜欢小问子,
大概本身带这么小的宝宝来 尼泊尔 的一家人也并不多吧。
而当听说我们想在这里住十天半个月时,
又爽快的给到了我们最优惠的价格,折合人民币大概只要35块一天。
唯一的遗憾,
大概就是他们的厨房不外借,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
我们被逼发现了电煮锅的很多其他妙用哈哈,
它几乎胜任了我们之后在外几个月自煮中华美食的全部需求。

神土飞扬,百态市井

我们算是对脏乱差的环境包容度很高的旅行者了,
即便是破旧落后的地方,
也往往因为喜欢那些原生态又朴实的元素而并不介意。

加德满都
它有着令人无奈到没脾气的尘土飞扬。
毕竟我们离不开呼吸。
即便是戴着口罩出门,
一天下来鼻子里也都是黑乎乎的东西,
加都的日出不算早,
所以每天都能有幸拍摄到第一缕阳光下万物,
随处可见浓厚的市井百态,
那雾蒙蒙的感觉其实是扬起的灰尘,
竟然拍摄出来的效果还挺唯美

每次涛先生看到我在 加德满都 拍的这些照片,
都会提及当时他在一旁看到我端着相机的场景。
“你太敬业了,应该给你现在的样子拍一张”

他的意思是说,
我每天左右肩各挂一台单反,
长发飘飘穿着花裙子,
或站在漫天飞尘的马路中央,
专注的拍摄一位清晨开始劳力的小贩,
或身处满地都是垃圾的深巷,
依然只为拍摄一位为孩子梳头的母亲。

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坚持用脚步丈量一座城市的宽度,
像生活一样跟同样在生活着的人打交道。
遇见细小的琐碎,
发现平常之中的感动。
这些也正是我所追求和令我内心愉悦的旅行方式和想要经历的。

清晨出来化缘的小和尚,
那一抹姜黄,
是整条街最亮眼的景色。

本篇游记共含18765个文字,413张图片。帮助了游客。 举报
相关目的地:尼泊尔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页面底部